看到阮诗诗已经双眼绯红,喻以默的一颗心不由自主的软了下来,他伸出手,温暖宽厚的大掌握住她冰凉的手,语气缓和了一些说道,“我不是有意怪你,但是这个时候你必须要好好想想,哪怕是为了森森和莎莎的安全,你也必须要离开。”

阮诗诗心头情绪涌动,却说不出半句话来。

毕竟,喻以默说的这些字字在理,她虽然想留在这儿,想为他留下来一次,可是时机,时局都不对。

她深吸了一口气,原本心头的坚持和执念慢慢淡化了,她抬眼,对上男人那双漆黑明亮的瞳仁,定了定心,点点头道,“那听你的,我们到时候在庄园见。”

闻言,喻以默暗中松了口气,点了点头,轻声道,“我立刻安排,明天就送你们走。”

一听明天就要走,阮诗诗不由得有些吃惊,“明天就走?这么快?”

喻以默点头,“奶奶和父亲今天已经往那边赶了,越早离开越好,明天我安排小蒙送你和森森莎莎,有他在我也放心。”

阮诗诗心头苦楚,犹豫了一瞬,微微点了点头。

到了这个时候,就算她晚一天走也没什么意义,只要他能好好的,她不在江州也行。

“时间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我这就打电话安排。”

说着,喻以默起身,迈步朝着小阳台的方向走去。

他站在黑暗中,暗色的光影笼罩了他,看着他的背影,阮诗诗到底还是有些不舍,深深的看了几眼,这才起身离开。

这样的一天早晚会到来的,如今早点结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长夜漫漫,除了没心没肺的两个小家伙之外,这所公寓里的另外两个人都翻来覆去,辗转难眠。

时间不等人,慢慢地,天色透出微微的青光,远方的天边翻出了鱼肚白。

阮诗诗睡得晚,不知道半夜几点才昏昏沉沉睡着的,即使天亮,她也没醒的过来,直到森森和莎莎一前一后的跑到她的床边,小奶猫一般的唤她起床。

“妈妈,太阳都晒屁股了!”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妈妈快起来!”

“……”

有两个小闹钟一左一右的在她耳边聒噪,就算她困的不行,最后还是被他们给拉了起来。

起床之后,她这才发现,小蒙和另一个手下已经到了,喻以默正在客厅吩咐他们。

见她出来,喻以默抬眼看她,轻声道,“先吃点东西,等下我让小蒙和阿涛把你们要带的东西搬车上去,然后你们就出发。”

阮诗诗点了点头,心情莫名暗淡了几分。

也不知道喻以默和森森莎莎说了什么,面对突然要搬家走人,两个小家伙竟然也没说什么问什么,反而是乖巧的在一旁帮忙搬搬这个,挪挪那个。

喻以默似乎很忙,他们在搬东西的时候,他的手机就没有停过,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的打过来,不知道究竟是公司的事情还是喻顾北的事情,阮诗诗看在眼里,忍不住跟着担忧。

来回搬了几次,一些必备的东西也搬的差不多了,阮诗诗将一个装了森森莎莎玩具书籍的小箱子放到后备箱,刚往里面推了推,就听到车子前面传来小蒙和阿涛的声音。

车门开着,他们应该是在整理前座的东西,随口聊天,因为后备箱被塞满了,她站在那里,他们应该是没看到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