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升机很快远去,可阮诗诗仍觉得耳朵边轰轰直响,无法回神。

“阮诗诗!”

喻以默从轮椅上起来,走向她,接连叫了好几声,她这才回过神来。

可不知为何,这一刻她放松下来,腿脚竟然不由自主的发软,突然,身子一歪,就要跌倒。

喻以默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扶住了她的身子,将她圈稳在怀中,眉宇间多了几分担忧,“别怕,有我在。”

经历了这么一场,阮诗诗已经心力交瘁,身体也撑不住了。

她深吸气,心头有些隐隐的不安,顾不上管自己的身体,就已经下意识的伸出手握住了喻以默的手腕,开口问,“喻顾北他跑了,我们怎么办!”

这样一个恶魔,如今逃走了,之后他躲在暗处,想要对付他,只怕是难上加难了。

今日的这场戏,他们谁都没赢。

喻顾北以为自己会大获全胜,却料不到阮诗诗早就和喻以默联手布局了,他们也以为自己会获得最终的胜利,可偏偏到最后还是出现了差池。

看着阮诗诗一副心神不宁的模样,喻以默心里有些暗暗的担忧,他轻轻握住阮诗诗的肩头,轻声道,“我会尽快抓住他的,放心。”

虽然心里还是有些不安,可阮诗诗还是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天台门口的方向传来了纷乱的脚步声,紧接着,苏煜成带着人快步冲了过来。

他看到阮诗诗倒在地上,连忙开口询问,“怎么回事?受伤了?”

“没有。”喻以默皱紧眉头,扶着阮诗诗没松手,面色严肃的说道,“喻顾北跑了,坐的直升机。”

“妈的!”

苏煜成气的直骂,抬脚狠狠地踹上旁边的墙面,“这狗东西!带了一群人在底下堵着,原来是这心思!”

喻以默沉默着没吭声,眼睑低垂,瞄到阮诗诗发白的脸色,直接将她拦腰抱起,径直起身朝外走去。

他才刚走了两步,身后就传来苏煜成的声音,“等等!”

“老喻,你不能这样抱着她出去!”

喻以默顿时皱起眉,“为什么?”

他的女人他抱着出去怎么了?更何况如今阮诗诗腿软成这样,肯定是走不了路了。

“不是,你没明白我的意思!”苏煜成看他曲解了意思,急忙着解释,“你的腿还没对外公布,这样抱着人出去,整个公司就都知道了,公司里的人知道了,就等同于整个江州市都知道了,那孙子还没抓住,你要是让他知道你的腿好了,他岂不是更防备?”

一番话,瞬间将喻以默点醒了。

他要是今天就抓了喻顾北那还好,可是偏偏让他给跑了,从今以后他会在暗地里怎样放冷箭他还不知道,又怎么能把自己所有的底牌都亮给对方呢?

冷静了一瞬,他深吸气,思忖衡量,最终低头深深的看了一眼怀中的女人,正犹豫着,阮诗诗突然动了动眼皮,回神说道,“我……能走。”

她就像是经历了一场大劫,但也没有完全丧失行动能力。

喻以默犹豫了一下,将她放了下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