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青山醒来的时候,喻以默正陪着阮教授下棋,阮诗诗则是带着两个孩子陪刘女士侍弄花草,奶奶坐在一旁悠闲的晒着太阳

吴叔看着静谧养眼的场景,心里稍稍有些苦涩,毕竟喻青山理应是这美好场景中的一员

他在老爷身边忠心耿耿伺候多年,如今眼看着老爷整日被病痛折磨,他心里极其不好受

阮诗诗抬眼看到站在远处发愣的吴叔,心里想着可能是喻青山出了什么事,他不敢跟喻以默说,所以想过来找她

“少夫人,老爷已经醒过来了”吴叔见到她走过来,毕恭毕敬的汇报

她点头,关切问道:“喻先生身体怎么样?现在清醒了吗?”

吴叔似乎没有想到她会关心喻青山,顿了一下后,望着不远处的小庭院道:“老爷现在很清醒,听说少爷回来看过他也很高兴”

“我知道了,您稍等我一下”阮诗诗说完,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搪塞刘女士,顺利把森森一同带走

母子二人随着吴叔前往喻青山休养专用的庭院,森森一路上紧握着她的指尖,明显有些害怕喻青山

阮诗诗看出他心中所想,柔声解释道:“爷爷是爱你和爸爸的,他不会伤害自己最亲近的人,所以不需要害怕”

森森闻声,重重点了点头,脚步也变得轻快了不少

“妈妈,为什么爷爷会对着我叫爸爸的名字?”他歪着小脑袋,疑惑问道

阮诗诗沉吟片刻,脸上逐渐漾开一抹笑容,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大家都说你和爸爸小时候很像,爷爷什么都忘记了,可是他看到你就能想到爸爸,说明他是爱爸爸的”

“爷爷爱爸爸,那森森也爱爷爷!”森森望着庭院中的老人,稚嫩的脸蛋上映满灿烂的笑容

喻青山已经清醒过来,看到只有阮诗诗拉着森森过来,眼里闪过一抹失望,不过还是朝着两个人挥了挥手

“喻先生,身体好些了吗?”她低沉的声音中带着掩饰不住的关心

“苟延残喘罢了”喻青山苍老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落寞,随后自嘲一笑,缓声反问道:“你专程来这里看我笑话的?”

阮诗诗听到这话也不生气,抱起森森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喻青山目光扫过她怀中的孩子,原本混浊无神的双目里面突然出现一抹光亮

之前他视线一直没有落到孩子身上,如今突然注意到森森,枯瘦的手止不住颤抖,“这个孩子是……”

“他叫森森,是我和以默的孩子,我们还有一个女儿,改天再让她跟您见面”

“是以默的孩子……”喻青山喃喃低语一声后,缓缓伸出手,他似乎想要触碰森森,又有些犹豫不决,颤抖的手停留在空气中

森森见状立刻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握住爷爷的指尖,甜甜唤了一声,“爷爷,”

“哎”喻青山急忙应声,深陷下去的眼底浮出些许潮湿,“这孩子跟以默小时候一模一样,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阮诗诗见他并不排斥森森,甚至主动提及喻以默,这才继续开口道:“我这次带着森森过来,是想请您帮忙解开以默的心结”

“你找错人了,他不会原谅我的”喻青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我年轻的时候鬼迷心窍,是我对不起他和婉萍”

“您在病发的时候忘记了一切,唯独没有忘记原配妻子和儿子,这说明您的心里一直惦记着他们,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不能对以默敞开心扉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