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媛媛说着,尖尖下颌微抬,不客气的对着喻以默说道:“喻先生好好带孩子就行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老公”

喻以默深邃眸子扫过她,居然没有要拒绝的意思,将行李箱交给张先生以后,带着森森和莎莎去找相应的儿童房

这么一来,阮诗诗倒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她之前对孟媛媛的印象并不是很好,毕竟网上都说孟媛媛尖酸刻薄,还很喜欢耍大牌

“其实我不需要帮忙,森森和莎莎很懂事,我一个人就能照顾好,以默只要打理好生活方面的事情就可以了”

“我们家只有两口人,你们拖家带口有四个人呢,我说你需要帮忙,你就是需要帮忙!”她的语气里透着霸道,一面说着,一面自来熟的挽住阮诗诗的手臂

两个人并排走向不远处的食宿区的同时,孟媛媛目光落在张先生的背影上,语气里透着浅浅的甜蜜,“我老公之前是我的经纪人,这些力气活他都做习惯了,不碍事的”

老公?

阮诗诗听她叫的这么顺口,心里突然涌出一种难以言说的羡慕

她和喻以默相识六年,结婚两次,中间还有森森和莎莎作为纽带,但她好像从没有开口叫他一句“老公”

孟媛媛并没有看出她细微的变化,继续说道:“把孩子养到这么大,应该恨辛苦吧,我看有很多人生完孩子以后就跟社会脱节了”

提及孩子,阮诗诗的思绪立刻被拉回来,脸上也扬起幸福的笑容,“的确很辛苦,但是看到孩子们这么懂事,就觉得那些辛苦都不算什么,至少很值得”

“耗费青春、耽误事业,真的很值得吗?”孟媛媛白皙的手轻轻覆上肚子,眼里不由得多出一丝烦躁,“在我这个行业里,生下孩子就等于放弃了事业……”

她的话还不等说完,突然紧捏住阮诗诗的指尖,另一只手捂上嘴巴,吃力弯下腰不住的干呕着

阮诗诗见到她出现孕吐反应,心里猛然一惊,不住帮她顺气的同时,担心询问道:“按理说你这个月份不应该孕吐了,你有没有去医院查过?”

孟媛媛摆了摆手

直到不再干呕,她才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扯着嘶哑的嗓音回应道:“可能是工作强度太高,身体没有得到足够的休息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医生说胎儿发育很好,不需要担心”

阮诗诗脑海里立刻浮现出她挺着肚子依旧出席各个活动的场景,“你现在这样的状态已经不适合继续工作了,应该早点回去休息才对”

孟媛媛轻叹一口气,“我很喜欢我的工作,但这个行业新旧更替太严重了,消失在公众的视线中很简单,再想回来就难了,我不能和娱乐圈脱节”

两个人说着,已经走到孟媛媛的房间门口,张先生贴心为她准备好冰镇水果,两个人在门口浓情蜜意了好一阵子才关上房门,弹幕里清一色全是羡慕的评论

阮诗诗回到房间中,见喻以默正在陪两个孩子读书,心间沁出一丝暖意

“和她聊的还不错?”喻以默清浅声音响起

阮诗诗点头,“她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虽然总是一副尖酸刻薄的样子,但是人还不错”

“以后可以常常接触”他并没有抬头,随手替莎莎翻了一页天文书,语气和态度都十分平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