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诗诗紧握着喻以默宽厚的手掌,从相关单位走出来以后她才敢沉沉吐出一口浊气

“你要明白,一旦进入组织,你所经历的人比霍川和洛九爷更加棘手”他冷声开口

阮诗诗没有回应他的话,而是选择将他的手握得更紧,然后望向杜越说道:“走吧,去景园”

一路上车内气氛异常沉闷,两个人各怀心事的人都没有开口说话,直到车子停在景园门口,两个人携手走进厅堂

老樊细细品茗着杯中香茶,看起来心情不错,见到两个人进来,他指尖轻点茶桌,示意他们入座

手工制作的檀香木桌上摆放着三个晶莹剔透的碧绿茶碗,袅袅香烟消散在空气中,茶水刚好温热

喻以默目光莫测如晦,冷声道:“等我们很久了?”

“这可是我一位老朋友送的好茶,有价无市,温度刚刚好”老樊眼里只有清茶,伸手又将茶碗往前推了推,像是在回应他的话,又像是在兀自聊家常

阮诗诗与喻以默对视一眼,齐齐坐在他对面的软榻上,直接开门见山,“老樊,你觉得这次任务完成的怎么样?”

“大获全胜”老樊轻啜一口香茶,漠然开口,“总部很欣赏你的果敢,给你准备了很丰厚的奖励”

阮诗诗闻声,神色中的紧张逐渐褪去,但喻以默周身散发出的凛冽却越来越浓

当年他就是得到了一枚“纽扣”,才正式进入组织,老樊这句话无异于直接递给诗诗一根橄榄枝

“老樊,我想跟着你一起留在景园”阮诗诗得到老樊的回应也不再拘谨,直截了当说道:“准确来说,应该是跟以默共同进退”

老樊端茶的动作微微一顿,毫不掩饰目光中的精明和算计,直直投向她,“我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允许夹带私人感情,而且景园不是你想留就能留的,你……不够格……”

阮诗诗指尖微微蜷起,目光坚定望着他,“我可以从头开始学习,如果我在任务中掺杂私心,您可以随时将我除名”

老樊这才满意点了点头,故作不经意一般询问道:“以默呢?”

喻以默眸子中的寒意从未散去,但想到阮诗诗在医院中说过的话,他沉声开口道:“我尊重诗诗的决定”

听到他这样说,老樊唇角缓缓勾起一道弧度,从身后的书架中抽出两个信笺,暗红色的皮质信封看起来沉甸甸的

他将其中一封信笺交到阮诗诗手中,另一封信笺规整摆在桌边,随后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两个崭新的茶具,缓缓斟满茶水

“景园难得有这么热闹的时候”

阮诗诗听着他的自说自话,微微一怔,心中不禁疑惑,难道等下还有别的客人要来?

她这边一杯茶还不等品完,门口处逐渐传来两个人吵架斗嘴的声音,而且听音调像是越走越近

“苏煜成,你放开我,别逼我对你动手!”一道怒火中烧的女声在门口响起,苏煜成的声音紧随其后,“你跟着添什么乱,干好济世救人的工作就行了”

“姑奶奶爱干嘛就干嘛,关你屁事啊!”温以晴说话之间已经阔步走进厅堂,身后还拖着一脸焦急的苏煜成

阮诗诗错愕看着两个人,又看了看桌上的暗红色信笺,心里暗暗思付着,温医生这个时候应该在别院才对,难道另一封信笺是给她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