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诗诗在景园客卧醒来的时候,喻以默和苏煜成都已经离开,就连老樊也不知去向,整个宅子中更显冷清

好在有温以晴在她身边,时不时用轻快的语气开解她,她胸口的憋闷感觉这才得以缓解

吃过早饭后,两个人分别赶往喻氏集团和喻家别院,今天是宋韵安接受心理疏导的日子,同时也是喻氏集团例行的股东大会

老樊早已经为她准备好了一早要用的衣服,还为她配备了经过改装的私家车以及景园中身手最好的手下,在充当她司机的同时,拼尽全力保护她的日常安全

城市的另一端,喻以默迎着寒风伫立在顶楼的天台上,神色漠然俯瞰着整个旭升区

老樊的人已经安插进人群中,他唯一能做的只剩下等待,只要有霍川和洛九爷的消息,他就会在这里率先动手先发制人,以保证任务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

他轻轻摩挲着无名指上的戒指,眼中凛然愈发浓烈,衣兜中传来震动感,他伸手取出手机,脸色猛然一变

摸索两下,一颗小小的黑色“纽扣”出现在他指尖

再次进入喻氏集团,阮诗诗的身份已经不同往日,她接替喻以默成为代理总裁的消息在公司传开,每个员工都毕恭毕敬的对她颔首

除了那些倚老卖老的股东们

“阮小姐,有关喻总的动向,今天您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会议才刚开始,其中一个股东已经先发制人,其他股东也纷纷跟着附和

阮诗诗指甲紧紧抠着桌子的边缘,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尽量冷下态度面对这群欺软怕硬的股东

“喻总的动向什么时候轮到各位过问了?”她目光灼灼瞪着带头说话的人,冷声开口道:“各位是打算越权,还是打算取而代之?”

见她敢硬气顶嘴,为首的股东立刻大发雷霆,“我们是喻氏集团的股东,只认可喻总一位总裁,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压我们一头”

其他人纷纷点头附和

“喻总年轻尤为,我们勉强可以认同,现在换成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骑在我们头上,把我们当什么了”

“喻氏风波不断,现在落在她的手里,这公司恐怕走不了多远了”

“你说喻总会不会也像老董事长一样,被人给强行控制住了,不然怎么会发生这么大的人事变动啊”

杂乱的讨论声钻进阮诗诗的耳朵,她心跳越来越快,就连手心中都渗满了汗水,但她目光中的寒意却越来越明显

直到大家将不满全部说完,会议室中再度陷入平静,她才冷下语气开口

“我是喻以默明媒正娶的太太,您说我算阿猫阿狗,可见喻总在您心中的印象并不尽如人意,我除了是喻太太以外,也和大家一样,掌握着喻氏的股权,各位能出现在这里,凭什么我不可以?”

领头的股东脸色一变,似乎没有想到她居然这么难对付,心里不免恨得咬牙切齿,语气和态度也更加恶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