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阁原本是喻家建造的一个宽阔花坊,现在已经被改成了宋韵安的住所

喻以默几天前得知她的情况后,立刻动用关系请到温以晴,又按照温以晴的医嘱特意改装出暖阁,甚至还贴心为杜越也准备了应用之物

阮诗诗前一天到暖阁查看过一次,随后斩钉截铁的告知喻以默,在这里面装上微型监控!

摄像头除了床和卫生间等隐私区域以外,其他地方无一例外,不存在任何死角,她要在保证安安隐私的情况下随时随地保护安安,避免她做出什么危险举动

经过心理医生的疏导,宋韵安的情绪相对来说稳定一些,身上的伤口也已经被清理干净,现在正坐在窗台上晒太阳

卧室门口处,阮诗诗与杜越互相对望一眼

“温医生说她不适合见太多人,你一个人进去就好,我就在门口守着好了,万一她情绪突然不稳定,我也可以帮你”

杜越感激望了她一眼,轻轻推开卧室的门,拖着发软的双腿走到宋韵安身边

“安安……”他低唤一声,宋韵安后知后觉抬起头,目光漠然望向他,“杜越?你怎么来了?”

突然,她仿佛想到了什么一样,急忙跳下窗台跑到他的身边,紧张的攥紧他的袖口,“你快走吧,等一下哥哥看到你一定会发脾气的”

“安安!”见她见到自己是这种反应,杜越心如刀绞,伸出长臂将她紧紧拥入怀中,“这里没有你哥哥,别怕”

s

“没有哥哥……”她低声呢喃了一句,不料脸色更加难看,甚至带着从未有过的愤怒表情

“你一向不喜欢哥哥,你把他怎么了!!!”她一把抓住杜越的衣领,厉声嘶吼道:“哥哥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你要是敢伤害哥哥,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你给我滚!”

她说着,用力挣扎着推开杜越,双眸里充斥着刺眼的血红色,杜越将她死死禁锢在自己的怀中,生怕再度激怒她,只能带着颤音不断的柔声安慰着她

“我没有伤害你哥哥,他过的很好,是他出差我才溜过来看你的,你不用担心”

“真的?”宋韵安动作一顿,怔怔望了他两秒钟,再度吼道:“不是的,你骗我,我哥哥已经掌权云也科技了,他根本不需要出差,你把哥哥还给我!”

“安安,你不需要为他担心,想一想是谁把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是他!”杜越心里越发焦急,一股脑将心里话吐露出来

他伸手将她胳膊上的纱布一一掀开,让伤口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你睁开眼睛看看,这些伤口都是你哥哥一手造成的,你要接受现实”

刺目的伤口映入眼帘,宋韵安仿佛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一样,软趴趴倚靠在杜越的胸膛上

两行热泪顺着她的眼角缓缓滚落,她止不住的低声啜泣着,轻声呢喃道:“哥哥是这个世界上最宠爱我的人,他对我特别特别好,真的”

她这话像是对杜越说的,又像是对自己说的,话音落下她哭的越发急促,最后嘤咛一声,扑倒在杜越的怀中

阮诗诗隔着窗户看到这一幕,紧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痛哭出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