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诗诗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中她置身于无边无际的海水中,看不到一丝生的希望。

突然,暴风袭来,强风裹挟着海浪直接将她卷入其中,瞬间将她淹没……

“啊不要!”

阮诗诗猛地惊叫出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色,她大口喘息,宛如求生的鱼儿,额头和后背都已经被汗水打湿了一片。

“诗诗!”

一道带着几分焦灼的熟悉男声传来,紧接着,宋夜安出现在视野之内,“诗诗,你醒了?”

男人眼底闪着惊喜的光芒和激动。

阮诗诗深吸气,看着面前的人,意识才慢慢清晰了一些。

“……我在哪?”

宋夜安连忙开口道,“在医院里,你被人绑架了,惊吓过度,又受了凉,发了一晚上的高烧,今天早上才退烧。”

阮诗诗抬眼,看了看周围,这才慢慢地回过神来。

洁白的没有多余颜色的房间,确实是医院的病房,可是昨天,她是怎么被救回来的?

阮诗诗张口正要问,可是嗓子口一阵干疼,她皱了皱眉,旁边宋夜安就已经递过来一杯温水,“先喝点水。”

阮诗诗点点头,将一杯水一口气喝完,这才觉得嗓子间的干燥缓解了一些。

“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夜安眉头收紧,“你被人绑架了,我昨天收到绑匪的信息,就去海边找你,当时你就躺在沙滩上,浑身冰透,吓到我了。”

“绑架?”

“嗯,要了一百万,我转到了他们的账户上,然后他们那边就给我发了你的位置,我就立刻赶过去了。”

阮诗诗深吸气,脑海里飞快掠过昨天那个司机的面容。

如果她真的是被人绑架了,那那个司机怎么会知道她怀孕的事情,而且还让她给喻以默打电话求救……

那些绑匪,看着并不像是单纯要钱的人,而且所有的细节都对不上。

阮诗诗深吸气,咬了咬唇,看向宋夜安,一本正经的开口问道,“昨天……你有没有在沙滩上遇到其他人?”

宋夜安摇头,直接回答,“没有。”

听到这个答案,不知为何,阮诗诗心头竟然生出了几分失望来。

她原本还以为,喻以默会过来救她的,没想到,最后竟然是宋夜安拿钱从歹徒手里换了她的命。

她心头一酸,抬眼看向宋夜安,心头涌现一股暖意,“谢谢你,夜安。”

宋夜安眸光黑亮,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这是我该做的,诗诗,我很愿意照顾你。”

说着,他伸出手,动作自然的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感受到手背传来的温度,阮诗诗身子一紧,有些不自在的将手慢慢抽了出来,看着他扯了扯唇角,顺势转移话题,“我爸妈那边……”

宋夜安面色依旧温和,冲她笑笑,“他们都不知道,你放心吧。”

闻言,阮诗诗这才松了口气。

如果让阮教授知道她被绑架了,肯定会对他的身体恢复有影响,所以,与其让他们担心,还不如暂时瞒着他们。

阮诗诗深吸一口气,“那些绑架我的人,都抓到了吗?”

宋夜安摇头,一脸严肃的开口道,“暂时还没有,这件事要不要报警,要不要走法律程序,还要看你的意见。”

闻言,阮诗诗心头一紧,片刻后,她扯出一丝勉强的笑,“夜安,我想快点离开江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