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诗诗站在一旁,看着两个男人剑拔弩张的样子,心里莫名的难受,她深吸气,走上前挡住宋夜安,看着杜越道,“你先回去吧,安安肯定不想看到你们这样起冲突。”

她话音落下,空气安静了几秒。

似乎是因为她的这句话,杜越面色微变,末了,他动了动唇,什么都没说,冲着阮诗诗微微点头,转头透过透明玻璃深深的看了床上的安安一眼,这才迈开步子,快步离开。

待他走远,看不到背影时,阮诗诗这才回神,轻轻的拉了拉宋夜安的手臂,开口道,“查的怎么样了?”

闻声,宋夜安回神,面色非但没有舒缓,反而更加沉,“所有监控都被人为抹掉了,干干净净的,一个画面都看不到。”

阮诗诗惊讶,“什么?”

原本她还想着,只要从路口的监控下手,到时候就能把车内的人拍得清清楚楚,凶手到底是谁一目了然,可是没想到……

阮诗诗深吸气,“谁有这么大的权势?”

能把那辆肇事车辆所经之路的所有监控都抹得干干净净,那这个人必定手眼通天!

如果凶手真的是叶婉儿的话,那能替她打掩护的人就只有那位了。

阮诗诗皱眉,心重重的沉了下去。

如果真的是他……

“那辆车的车主查到了,车主说他的车钥匙几天前丢了,这辆车应该是被人偷了,而且警方那边已经在江州郊区发现了那辆车,车子被人开进附近的水塘里,淹了几天,已经报废了,车里也没发现什么有效的指纹和物证。”

闻声,阮诗诗的身子冰冷了几分,她深吸气,“所以所有线索就这么断了吗?”

如果查不到凶手,他们做的这一切都会白费力气,更何况,如今安安躺在病床上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醒来。

这个仇,不能不报,这个人,不能任由他逃!

阮诗诗咬紧牙关,突然想到了什么,不等宋夜安回答,她深吸气,语气坚定的说道,“我要去会会叶婉儿。”

宋夜安眉头拧起,“什么?”

阮诗诗沉默,没有回答。

有时候,倒推未免不是寻找线索的好办法,既然所有的线索都断了,那她可以试着和叶婉儿见见面,看看她的反应。

如果她真的有鬼,那肯定就会露马脚,如果不是她,那她去试探一下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似乎是看出了阮诗诗的想法,宋夜安拧眉,“你是想……”

阮诗诗慢慢地收紧拳头,“对,兵不厌诈,她如果行的正坐的端,什么都不怕,那我们也不会冤枉她。”

宋夜安拧眉,心头终是有些犹豫,“我不放心你去。”

如果叶婉儿真的是凶手,那说明她真的是一个没有底线的疯子!阮诗诗自己送上门去,叶婉儿会对她做出什么,他不敢想。

阮诗诗咬牙,“但是夜安,我们现在没有别的选择。”

沉默片刻,宋夜安冷声道,“你可以去,但是必须要在公众场合见她。”

阮诗诗顿了半秒,点头,“好。”

她当然也知道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如今宋韵安还躺在床上没有醒来,她又怎么能先栽在叶婉儿手里呢!

两人很快达成协议,去找叶婉儿的时候就定在三天后,那天,叶氏集团有一场剪彩仪式,叶婉儿会出席,喻以默也在邀请的嘉宾名单中。

到时候那么多人在,就算叶婉儿想要对她下手也会有所顾忌。

这次,她要给叶婉儿准备一份大礼,精彩的大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