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诗诗皱了皱眉,心头顿时生出一阵不安来。

喻氏传媒是喻顾北前不久刚刚注册的公司,从选址到招人,每一步喻顾北都走的极其高调,大张旗鼓的招兵买马,还投入了不少资金。

那边的喻顾北看林宁没什么反应,淡声道,“林宁,还不来?”

林宁身子一紧,立刻迈步走过去。

阮诗诗深吸了一口气,全然没搞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连忙跟上去,拦下林宁,看向喻顾北,开口问道,“喻总,林宁和我们也是签了合同的,现在她是我们的演员,拍摄结束之前,她还是要继续留在这里的。”

听她这么一说,喻顾北勾了勾唇角,眸光泛着几分冷意,“不知道阮小姐有什么资格留下她呢?”

阮诗诗嗓子一紧,大脑极速运转,正要寻找说辞,谁知两辆黑色的轿车驶来,直接一前一后停在了房车头尾,将它夹在中间。

车门推开,面色冷峻的男人下车,迈开长腿朝这边走来,他一身黑西装,无形中带着几分震慑力和压迫感。

同时,杜越和几个穿着西装的下属一同走下来,跟在喻以默身后,一行人,气势十足的朝这边走来。

喻以默阔步走上前来,自动忽视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直接走到阮诗诗和林宁面前,淡声问道,“怎么了?”

男人从天而降,宛如天神,让原本有些慌乱的阮诗诗突然安心了许多,她深吸气,心头涌现出一股暖意,轻声道,“这位喻总突然过来,说林宁是他旗下的艺人,要带她走,但是之前林宁和我们签过合同的。”

闻言,喻以默面上没什么变化,转而看向坐在轮椅上的喻顾北,什么都没说。

喻顾北嘴角噙着笑,抬手一挥,旁边的手下立刻呈上来了一份文件,递到了喻以默面前。

合同封面的几个大字,阮诗诗也看得清楚,那是一份签约合同。

她看了一眼喻以默没有伸手要接的意思,连忙主动伸出手,接下了合同,翻到最后的签名处,果然是林宁的签名和红手印。

她转头看向林宁,开口问道,“这是你和他们签的合同?”

林宁点了点头,“是的,签了合同之后,我手头没有通告,之后江老师助理那边让我来这边试戏,说拍一个短片,正和可以填补一下空档,我就来了。”

阮诗诗闻言,心下明了,翻了翻文件,快速的浏览了一下条约,随即抬眼看向喻顾北,“喻总,这上面并没有规定不让旗下艺人接外面的通告,而且林宁现在处于空档期,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喻顾北轻笑,“谁说她处于空档期的,有一部戏我指定她做女主角,她现在的行为就属于轧戏。”

不等阮诗诗开口,旁边的林宁惊讶道,“女主角,什么时候的事?”

她被签进喻氏传媒之后,一直都是小透明,别说女主了,连配角的戏都没有分给她一部过。

喻顾北面不改色分开口道,“今早的时候,我亲口定的,现在知道了吗?”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都有些惊讶。

喻顾北这显然是在故意挑衅,因为林宁过来拍了喻氏集团旗下的公益短片,所以他硬是给了她一部戏,让林宁难做,来和他们抢人,顺便还能抹黑喻氏一把。

阮诗诗有些恼怒,“喻总,你这样做,不道义吧?”

喻顾北轻笑,大言不惭的说道,“道义?什么是道义?她是我旗下的艺人,我什么时候给她戏,只是一句话的事,还需要向喻氏集团汇报申请吗?”

几句话,难听的不行,却堵的阮诗诗说不上话来。

喻以默面色早就沉了许多,目光阴冷的看着他,冷声道,“所以,你就是故意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