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喻以默用绳子将两人的脚系起来之后,杜越立刻上前,拿绳子又将他们的手绑到了一起。

阮诗诗明显的能够感觉到,那边女同事的目光都能将她穿透了。

当她的手背碰到他的手,她的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突然,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手给我。”

阮诗诗一愣,紧接着,手就被人牵住了。

这还是第一次,喻以默在这么多人面前牵了她的手!

“啊!”

旁边女同事的尖叫声,不满声,如同洪水一般涌了过来。

阮诗诗强忍住想笑的冲动,看着系在两个人手上的红绳子,幸福的都快要眩晕了。

旁边的裁判大东终于看不下去了,拿起大喇叭喊道,“好了好了,大家准备,比赛快开始了!”

喻以默低头,看了一眼发呆的女人,放轻声音道,“等一会儿你就跟着我的节奏,知道吗?”

他不求能得什么第一,只要他们这组不得最后几名受惩罚就好了。

阮诗诗有些懵,后知后觉的抬头应声,“……好。”

调整好状态,众人都站在起跑线后,随着大东三二一一声令下,两人组成的小组飞快地向前移动。

阮诗诗上学期间也玩过类似的游戏,没觉得有什么难度,可谁知她刚一迈步,身子就忍不住往前栽。

幸好旁边有喻以默扶着,她才不至于摔倒。

喻以默轻声开口,“稳住,不着急。”

话虽是这么说,可当阮诗诗一抬眼,看到有些组已经冲到了前面,她不自觉的着急起来。

她一着急,脚下的节奏自然也就被打乱了,再加上喻以默腿长步子大的,她身子歪歪斜斜的,差点就摔倒了。

来来回回停了几次,果不其然,她和喻以默成了倒数第三,免不了要接受惩罚。

惩罚是抽签来选,分别是一口喝下一大杯红酒,冰桶挑战和大冒险。

阮诗诗随便抽了一张,没想到就抽到了冰桶挑战。

喻以默低头,看了一眼纸上的四个字,目光突然暗了暗。

如果惩罚是冰桶挑战,那他和阮诗诗就要被泼一大桶掺了冰块的水,而她前几天刚发过烧,如果再被泼一桶冰水,只怕她的身子压根就受不了。

旁边女同事那边传来窃窃私语,“喻总要受罚了,都是因为阮诗诗!她好笨!”

“是啊!本来以为喻总稳赢的,没想到……”

听到这些声音,阮诗诗有些自责,刚才比赛的时候确实是她给喻以默拖了后腿。

喻以默自然也听到了,他正了正面色,开口道,“这次受罚,我一个人承担,因为刚才在比赛中,我的步子太大,没有考虑到阮诗诗,所以责任我一个人担。”

这话一出,众人都是一惊,紧接着各种夸赞他的声音接踵而来。

“天呐!喻总太man了!”

阮诗诗在一旁,看着喻以默将身上的外套脱下,只穿了一件短袖,吩咐杜越把冰桶拿来,她不由得跟着倒抽凉气。

虽然天气不冷,可是再怎么说这也是加了冰的水,整整两桶,他竟然要一个人承担!

她深吸一口气,立刻上前,拦住杜越,“不行,这也有我的责任。”

喻以默闻言,抬眼望向她,两人四目相对,一时间,阮诗诗只觉得整个人都要陷进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