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诗诗咬了咬牙,鼓起勇气问道,“我和别的男人一起,你很在意吗?”

只许他在外有别的女人,不许她和别的男人一起吃饭,这是什么道理?

而且,就算她和别的男人一起,他也不会在意吧?毕竟他们两个也还没到谈真情论实感的那一步。

他之所以这么生气,是出于男人的尊严和面子?还是他就觉得她就应该单方面坚守婚姻的原则?

看着女人倔强的神情,喻以默眉头拧起,紧绷的唇线动了动,还未来得及开口,外面就响起了重重的拍门声。

“砰砰砰!”

紧接着,是程子霄带着怒意的声音,“喻以默,你开门!”

喻以默听着这些声音,脸色阴沉的极点,分明他才是阮诗诗的丈夫,可此时此刻他却像是第三者。

阮诗诗听到外面的声音,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她正要开口,突然手腕一紧,被人拉住。

喻以默咔嚓推开洗手间的门,冰冷的暗眸看向门外的程子霄。

程子霄一顿,接着才反应过来,抬眼看向阮诗诗,开口询问,“阮诗诗,你没事吧?”

他说着,就要上前。

突然,一只有力的臂膀伸过来,直接抵住了他的肩膀,限制他向前。

程子霄的面容倏地沉了下来,带着几分戒备的看向喻以默。

“怎么?想动手?”

喻以默面色沉冷,一字一句道,“想清楚你的身份,程子霄。”

一句话掷地有声,带着几分不可违抗和反驳的威慑力,顿时,程子霄面色青红相接,说不出话来。

喻以默再怎么,也是阮诗诗的正牌老公,而他,只是一个追求者。

不等他开口,喻以默就已经拉着阮诗诗快步朝门外走去。

刚走到门口,杜越就快步追了上来,面色有些焦急,“喻总,几个老总和副总都在等您回去……”

阮诗诗闻言,这才知道原来他在这儿有应酬。

她挣了挣被男人握在手中的手,“放开我,我自己能回去。”

喻以默不仅没松手,反而转头看向杜越,沉声道,“告诉他们我先走一步,合作的事下次再说。”

撂下这句话,他拉着阮诗诗,迈开步子走出了碧清园的大门。

被半拉半扯着上了车,阮诗诗深吸一口气,看着身侧的男人气势汹汹的发动车子,系安全带……

她知道,这次喻以默是真的生气了。

回去的路上异常的沉默,阮诗诗能够感觉到车厢内的低气压,她硬撑着一口气,连头都不愿往旁边扭一扭。

这一次,她不会退步。

车子在别院停稳,阮诗诗二话不说,推开车门直接下了车,刚走没几步,她听到身后“砰”的一声关车门声,很快,男人的脚步声追上来。

“阮诗诗,我们谈谈。”

“我跟你没什么可谈的。”

阮诗诗说着,步子压根不减速。

看向女人倔强的背影,喻以默皱了皱眉,原本涌到嘴边的话突然顿住了。

如果这个时候他将自己同她结婚的目的全盘托出,只怕她会更气愤。

微微收紧了拳头,喻以默硬是将想要坦白的冲动给收了回去。

还是等他们都冷静下来再谈吧。

看着女人的身影在楼梯间消失,他站在原地,停顿了几秒,转身迈步朝外走去。

“少爷……”

喻以默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旁边传来带着几分犹豫的声音。

容姨站在厨房门口,脸上带着几分隐隐的担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