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以默幽深的眸光缩了缩,停顿片刻,还未来得及开口,就有一个电话打进来。

扫了一眼备注,喻以默顿了半秒,也没背着阮诗诗,直接接听了电话。

“peter,怎么了?”

peter声音低沉,有些急促的道,“叶小姐情况不太好,您最好赶来医院看一看。”

听到“叶小姐”三个字,阮诗诗下意识一激灵,身子僵了几分。

因为peter的这句话,车厢内的气氛倏地严肃了许多,喻以默面色一变,一脚油门直接踩下来。

阮诗诗身子猛地向前倾去,还没反应过来,喻以默就已调转方向盘。

“我这就去。”

沉声丢下这句话,他将车子停到路边,转而看向阮诗诗,眼底闪烁着几分不明显的焦灼,“你先自己回去。”

阮诗诗心头紧了紧,推开车门下车,脚刚着地,喻以默就已经启动车子。

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扬长而去,阮诗诗站在路边,看着越来越远的车子,心头浮现出一丝苦涩。

一提到叶婉儿,平日里那么冷静淡定的喻以默都会失了方寸,这就是爱吧。

她看看四周,一片漆黑,就连马路上的车辆都没有几辆,喻以默将她一个人丢在漆黑的大马路上,只是因为另外一个女人。

顿时,阮诗诗的一颗心像是被一双大手狠狠地揉了揉,窒息的有些难受。

她咬了咬唇,疼痛感逼得她清醒了几分。

这个时候,如果在这里拦车恐怕不现实,可她压根就没有可以求助的人了……

心底生出一阵辛酸,紧接着,一张面孔在脑海中浮现。

犹豫之后,阮诗诗还是拿起手机,拨通了宋夜安的手机号。

虽然和他认识没多久,可现在她只能求助于他了。

“喂?诗诗。”

阮诗诗握着手机的手收紧了些,“夜安,你能不能来接我一下……”

那头毫不犹豫的开口问道,“你在哪里?我这就去。”

二十分钟后,宋夜安驱车赶到,看到坐在花坛边缩成一团的阮诗诗,心头突然软了几分。

他推开车门下车,快步上前,二话不说就将身上的外套脱下,直接披到了阮诗诗的身上。

阮诗诗一抬头,看到宋夜安,一双水眸顿时起了一层雾气,朦胧氤氲,让人生怜。

宋夜安有些心疼,放轻声音道,“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没有。”阮诗诗站起身,心情复杂。

她和喻以默好歹是夫妻,可他竟然将她一个人丢到荒郊野外,给她温暖的却是一个只见过几面的宋夜安。

宋夜安犹豫了一瞬,轻声问道,“你去哪里,我送你。”

“我……”

她不想回家,会到家还要听刘女士不停的唠叨。

“你能不能把我送到市中心的万梦酒店……”

宋夜安闻言,下意识蹙了蹙眉,“酒店?”

阮诗诗咬了咬唇,“我今天不想回家了,就将就一晚上,明天直接去上班。”

闻言,宋夜安也没多问,直接驱车将她送到了万梦酒店门口,阮诗诗向他道了谢,刚走了两步,就发觉自己肩头还披着宋夜安的外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