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诗诗和李源一起定下的策划案上交了几次,修改了几次,这才确定了最后的定稿,线下活动的前一天,她和李源一起,抵达活动广场监察活动台和展览区的布局。

一番忙碌过后,大家显然都松了口气,气氛也有起初的紧张变得轻松了些。

“诗诗,来杯咖啡。”

李源从旁边的星爸爸买来几杯咖啡,同参与活动策划的员工们分了分,又递给阮诗诗一杯。

阮诗诗冲他勾了勾唇,轻声道谢。

她转头,看着那边已经摆上架子的舞台,轻声问道,“不是说这次活动会请明星来暖场吗?有确定是谁吗?”

活动就在明天,成功与否,对她来说至关重要,首先是丰厚的奖金,其次是今后的机会,这两样对她来讲,都很重要。

李源顺着她的目光,望向挂起来的横幅上“神秘嘉宾”四个字眼,放轻声音道,“我听说啊,是和我们公司一直有合作关系的女明星苏凌。”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阮诗诗微怔,脑海里浮现出上次在喻以默办公室里见到的那个眉眼清冷高傲的女人。

竟然是她,有些意外,却似乎又在情理之中。

她跟喻以默有那一层关系,这样的场合让她出席再正常不过了。

可这么想着,她却有些心头泛酸,她唇角上扬,勾出一个自嘲讽刺的弧度。

一旁的李源见状,有些不解,“怎么了?”

“没事。”阮诗诗回过神,淡淡回答。

她和喻以默现在又没什么关系了,何必要想那么多呢?还不如专心做好眼前的事。

将现场的事情都部署好,所有的准备工作就等明天的到来了,提前下了班,阮诗诗心情不错,买了几样父亲喜欢吃的点心,直奔医院。

谁知到了医院,推开病房门,阮诗诗看到阮教授躺在床上,睡得正熟,一旁刘女士见到她过来,冲她无声地摆了摆手,示意出去谈。

房门关上,刘女士这才暗松了一口气,轻声道,“他这两天晚上睡眠不是太好,这不,刚睡着了,我想着让他多睡会儿。”

阮诗诗点点头,有些担心的问道,“爸爸这几天状况怎么样?”

刘女士叹了口气道,“还是老样子。”

她脸上浮现出几分黯然,顿了顿,似乎又想起什么,从衣服内兜里摸出了一个存折,递给阮诗诗,“这是咱们家的存折,里面的钱是我和你爸这大半辈子攒下来的,原本说要给你做嫁妆的……”

刘女士话没说完,声音就有些哽咽,阮诗诗鼻头一酸,连忙伸手握住她的手,轻声道,“妈,没事的,只要爸爸好,我们一家人就好。”

她不在意什么嫁妆不嫁妆,现在只想让父亲尽快做手术,身体好起来。

“诗诗,我也试着给你姨姨打了电话,还有你爸那边的亲戚,老脸都豁出去了,也没借到多少钱,都在这张银行卡里,密码是你生日。”

刘女士说着,又递过来一张银行卡。

阮诗诗心头紧了紧,看着手中的银行卡和存折,心头更加不是滋味。

如今为了做手术,刘女显然士是尽力在凑钱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