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别墅的二楼,嘈杂声一片。

“你们都给我出去!滚出去!”

伴随着一道尖锐的怒喝声,桌子上的东西,花瓶,首饰盒都被一下子扫到了地上,砰砰的摔碎了一地。

叶家的几个佣人,面色恐慌的堵在门口,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小姐,您别动气了,您这才刚出院……”

“是啊,我们有什么做的不对的您尽管说……”

佣人们个个面色惨白,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这个时候,他们又怎么能将叶婉儿一个人留在卧室,她刚出院没几天,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后果他们可承担不起。

虽说,在这个叶家,先生最注重的人是叶少爷,可不管怎么说,叶婉儿也是先生的亲生女儿,他们也不敢怠慢。

“滚!别让我看到你们!”

叶婉儿歇斯底里,完全没有平日里温婉可人,她吼完这么一句,几乎把整个房间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可胸腔里的怒火像是要撑炸了一般,堵在那里让她无法平静。

看到那个匿名寄过来的信封里的照片,她咬了咬牙,怒火重新席卷而来。

她扫了一眼还堵在门口不肯离去的佣人,弯腰抓起一个木质装饰品,狠狠的朝他们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装饰品砸在门上,应声而落,佣人们一个个伸着脑袋身子尽量往后缩,就在这时,从他们后方传来一到沉冷严肃的声音,“你们在做什么?”

佣人们闻声,立刻转身,看到叶枫彭走过来,顿时暗中松了一口气。

“叶先生,小姐不知道怎么了,气的直摔东西,我们害怕她伤到自己,可她也不听劝,您说这怎么办啊?”

年过半百的叶枫彭面色一凛,立刻迈步走上前去,走到门口,看到满地狼藉和失了理智的叶婉儿,脸色顿时沉了几分。

他皱眉冷喝,“婉儿,你做什么!要把这个家砸了不成!”

看到自己的亲爹,叶婉儿这才稍稍收敛,可依旧压不住心头的火,委屈巴巴的道,“爸,你知道这几天默哥哥跟谁在一起吗?他和那个阮诗诗去泰国了!”

她一边哽咽,一边伸出手抓起地上的照片,哭着走向叶枫彭。

叶枫彭闻言,扫了一眼她递过来的照片,照片中,喻以默正抱着一个女人,迈步走向酒店。

他那杂着几根白色眉毛的眉头收紧,眼底掠过了一丝明显的冷意,他伸出手,将几张照片拿走,来来回回又看了一遍。

确实是喻以默,而他怀中的那个女人,正是那个和喻以默领过结婚证的女人!

自打叶婉儿的手术成功,再加上他得知了一点关于喻以默的暗道消息,他就改变了之前的想法,只要叶婉儿能够和喻以默在一起,那他叶家就有数不尽的好处。

因此,喻以默的那些底细,他也派人查过,自然清楚他不久前刚和一个女人领了结婚证,不过没多久两人又离婚了。

查明他是为了给叶婉儿做手术找肾源才这样做的,他就没多提什么,全当不知道。

可没想到,如今喻以默和这个女人还有来往,那这件事就有些复杂了。

“爸,你说我该怎么办?”

叶婉儿哭的梨花带雨,肩头耸动,委屈的不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