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阮诗诗想清楚,外面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就因为这一个人,导致这段时间以来公司几大部门的心血都白费了,这秘书以后还怎么在公司混啊!”

“管她怎么混,反正事情传来了她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你想想最近我们加了多少班,现在到嘴的鸭子飞了……”

“……”

各种刺耳的不加掩饰的声音传来,阮诗诗只觉得太阳穴飞快地跳动着,她推开格子间的门,迈步走出去。

在洗手台补妆的那两个女人显然没有想到会有人突然从里面出来,吓了一跳,彼此对视了一眼,都不敢再说什么了。

阮诗诗佯装若无其事的走到旁边的洗手台洗了洗手,其中一个女人看清她的脸,面色猛地一变,有些发白。

阮诗诗熟视无睹,随手从旁边抽了一张纸擦了擦手,迈步朝外走去。

身后传来那女人刻意压低的声音,“刚才那个…就是我们说的那个秘书!”

“什么?是她啊!”

“……”

阮诗诗皱眉,加快了脚上的步子,声音才被甩在身后,再也听不到了。

没想到,大家都以为是她泄露了那份策划书,可这事她也不清楚,策划书确实是她送出去的,她有作案的时间和机会,可她完全没有理由这样做……

阮诗诗忧心忡忡的回到办公室,沉下心来,仔细回忆昨天的点点滴滴,从她拿到策划书到她送到陈经理手里,这期间似乎没什么问题。

除她之外,唯一一个能接触到策划书的人,只有叶婉儿。

可是她……不可能,她那么在意喻以默,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一瞬间,脑海里的所有东西都混杂在一起,让她完全没了头绪。

临近下班时间,阮诗诗才终于想明白,不管企划书是不是从她手里泄露的,她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找到喻以默,和他面对面解释清楚。

可难就难在,喻以默自从回了公司召开了紧急会议之后,就带着杜越离开了,至今没看到人影。

她也不清楚喻以默现在有没有什么头绪,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已经下班了,她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他。

从公司里出来,阮诗诗回到家里,给喻以默发了几条消息,可就像是石沉大海一般,音信全无。

机械的吃了点东西洗了澡,阮诗诗坐在床上,心头翻来覆去的不安,最后,她看了眼时间,刚过九点,咬了咬牙拿起手机,给杜越拨了一通电话。

那头响了好几声,总算有人接听了,“喂,阮秘书。”

阮诗诗心头一喜,忙问,“杜特助,你现在和喻总在一起吗?”

“嗯,有什么事吗?”

阮诗诗隐约听到那边有些嘈杂声,“我想去找喻总一趟,有些话想跟他说。”

那头的杜越顿了顿,开口说道,“喻总现在可能不太方便。”

阮诗诗握紧手机,“你能不能告诉我他在哪?”

杜越犹豫了一瞬,“金玉良缘。”

听到这几个字的一瞬间,阮诗诗脑海里闪过一个高大恢弘的建筑,她曾经坐车在半天时路过那个所谓的“金玉良缘”,是一个很大的会所,装修高大上,一看就是不一般的人进出的场所。

杜越的声音在那头响起,“阮秘书,有什么事的话,改天说也可以,我这边有事,先挂了。”

电话挂断,阮诗诗深吸了一口气,心头有些冲动。

她不想等了,再等下去,这一晚上的时间,可能会发生很多事情,很多言论,猜疑说不定都会持续发酵。

她咬了咬牙,翻身下床,换上了一身衣服,直接出了公寓。

打车抵达金玉良缘大门口,阮诗诗推开车门看着眼前明亮的高大建筑,忍不住倒抽凉气,晚上灯一开,看着要比白天更加气势恢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