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了咬牙,阮诗诗起身,前往主管办公室,她迈步走进去,就看到了坐在桌前的兰姐和一旁的孟子涵。

兰姐扫了她一眼,淡淡道,“坐吧,我们开个小会,文件呢?”

阮诗诗两只手握紧,咬了咬牙,无奈之下只好扯谎,“文件还没拿到,我刚才到总裁办,刘助理不在,我等了一会儿也没见她,所以就先回来了。”

听阮诗诗这么一说,旁边的孟子涵按耐不住了,笑着讽刺道,“刘助理怎么会不在?该不会是你太久没来公司,人家都不认识你了吧?”

阮诗诗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一旁的兰姐正了正面色,抬眼看向孟子涵,“你去跑一趟,把文件拿过来。”

孟子涵闻言,有些不高兴,但是碍于是兰姐吩咐的,也不好说什么,瞥了一眼阮诗诗起身走了出去。

孟子涵前脚刚走,紧接着兰姐就说道,“刚才她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你请了这么久的假,部门的同事心里不太舒服,过两天就好了。”

听到兰姐的安慰,阮诗诗勾唇笑笑,轻声道,“放心吧兰姐,我知道的。”

没一会儿,孟子涵回来,脸色有些难看。

兰姐扫见她空荡荡的手,皱了皱眉问道,“文件呢?怎么没拿回来?”

孟子涵瞥了一眼阮诗诗,带着几分不满,“那份文件被喻总拿走了,喻总跟刘助理说让阮诗诗去找喻总拿。”

“啊?”

阮诗诗微怔。

喻以默指明了要她去拿,这不是故意刁难她吗?

一时间,兰姐的目光也朝她看了过来,带着几分探究。

旁边,孟子涵没好气的说道,“也不知道为什么点明让你去拿,阮助理,你是不是什么事得罪了喻总?”

得罪他?她哪里得罪他了。

阮诗诗两只手握紧了一些,深吸了一口气,抬眼望向兰姐,轻声道,“兰姐,我去找喻总一趟,把文件拿过来。”

兰姐面色没多大变动,微微抬抬下巴,“去吧。”

从主管办公室里出来,阮诗诗心情复杂,脑海里快速掠过刚才发生的事情。

刚才在总裁办,喻以默分明是看到她的,所以肯定也知道了她去干什么了,因此他故意把文件拿走了,就是要逼着她主动去找他!

好无赖!

阮诗诗心头生出一股怒意,气的只能在心底暗暗骂上两句。

到了总裁办,阮诗诗的步子不知不觉放慢了许多,她不想见到喻以默,上次那晚喝醉酒的事情已经够尴尬了,那是在她昏迷的状态下,如今两个人都清醒的不行,面对面站着,只会更尴尬。

走到办公室门口,她犹豫着要不要抬手敲门,心头就像是爬满了蚂蚁一般,犹豫的不行。

突然,身后传来一道清冷低沉的声音,“来都来了,不打算进去?”

阮诗诗身子一紧,猛地回头,这才发觉喻以默就站在她身后,神不知鬼不觉的。

“你!”

“我什么我?”喻以默挑眉,眼底透着明显的冷意,“进来。”

说着,他随手打开门,拽住女人的手臂,一把将她拉了进去。

办公室门“砰”的关上,阮诗诗只觉得像是有一块大石头压在了她的心脏上。

她一抬头,就看到男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黑眸轻闪,如同泼墨一般浓郁。

下一秒,他唇角微微上扬,眼底的冷意不减反增,“躲我呢?”

轻飘飘的一句话,说的却是事实,阮诗诗否认不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