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诗诗伸手,将电磁炉的开关关掉,这才想起正事,擦了擦嘴,面色正经的看向对面的男人,开口问道,“你来找我要说什么事?”

如今房门也进了,火锅也吃了,他也该说说他来找她是什么事了吧?

喻以默动作优雅的擦了擦手,抬眸,看向阮诗诗的眼神中多了几分严肃,“你的那位朋友是不是在调查ps照片的事?”

阮诗诗微怔,顿了顿,开口问道,“是,怎么了?”

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之后,她就让宋韵安帮她调查这件事,以她的能力压根就无从查起,可安安认识的人多,兴许能查到什么。可这事喻以默又是怎么知道的?

不等她开口问,喻以默就已经沉声道,“不要再调查这件事了,有什么问题我会帮你解决。”

他的语气冷冰冰的,不带半点商量的意思。

阮诗诗微微蹙眉,反问道,“你知道是谁干的?”

喻以默眸光沉了沉,耐着性子道,“这件事我会解决,你和你的朋友不要再插手,明白吗?”

“为什么?”

喻以默眉心收紧,身体周遭的气压仿佛低了几分,他一字一句的道,“因为继续查下去,对你们来说不但没任何好处,反而可能会有危险。”

ps照片的事情,他已经让人查到了,是叶泽宇做的,他会替她出气,会为她抱不平,但是他们自己小打小闹,如果被叶泽宇察觉了,只会引起他更多的报复。

看着男人深邃认真的眸子,阮诗诗心头突然收紧,脑海里不自觉的想起在泰国发生的那些事情。

那种危险紧张的环境,那些杀人不见血的亡命之徒……单单现在回想起来,也会让她后背猛地生出一股凉意来。

直觉告诉她,喻以默并没有在跟她开玩笑。

深吸了一口气,阮诗诗抬眼看向喻以默,正要开口,谁知他已经站起身来。

喻以默的目光飞快地在她缠绕着纱布的左手上掠过,眸底飞快地闪过一丝不明显的波动,语气已经平缓冷淡,“还有,好好养伤,不要只想着赚钱,剩下的我会帮你。”

说着,他抬手,将手腕的袖口捋平,袖扣扣上,不紧不慢的道,“我会让杜越再点一份外卖送来。”

说完,他迈开步子,朝门口走去。

阮诗诗坐在餐桌前,脑袋有些犯懵,看着男人的身影在眼前消失,这才慢慢地回过神来。

他刚才说的那些是什么意思?他说要帮她,又是什么意思?

脑海里的思绪缠绕在一起,越来越混乱,阮诗诗皱了皱眉,看到桌子上的狼藉,突然反应过来,连忙起身收拾东西。

将桌子擦干净,垃圾扔掉,宋韵安依旧没有回来,阮诗诗拿出手机,给她发了消息,“安安,你在哪?”

“叮咚”一声,沙发那边传来了信息提示音。

阮诗诗一怔,连忙走过去,看到宋韵安的手机正孤独的躺在那里。

原本,安安压根就没有带手机出去!

突然,她心头生出些许不安。

安安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此时此刻,手机的主人,正坐在小区楼下的花坛旁边,盯着右脚脚踝,一张俏丽的小脸皱在一起。

刚才杜越突然出现,把她拉走,吓了她一跳,原本他支支吾吾的拉着她说有话要和她说,她还以为他有什么要紧事,没想到被他拽到楼下之后,他又说忘了要说什么了,这不是摆明了耍她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