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以默淡淡的开口,“在后面。”

说着,他转头朝她看过来,幽深的双眸同她对视,“怎么?我来陪你,不高兴?”

男人的话带着份量,还有几分暧昧,沉沉的落在她的心口,她咬了咬唇,无话可说。

她敢说吗?就算不高兴也得咽进肚子里。

再抬眸时,喻以默的目光已经越过她,看向她身后,阮诗诗这才猛地想起来,自己的左边还有另一个男人。

适时,宋夜安轻柔的声音响起,“诗诗,要开始了。”

闻言,她连忙转头,冲着宋夜安抱歉的扯了扯唇角,眼睛盯着前方,努力平稳呼吸。

被两个男人左右夹击,这样的事情她还是第一次经历。

伴随着一道悠扬的钢琴声,红色的帷幕缓缓拉开,会场两侧的灯光变换,音乐会正式开始。

钢琴独奏,管弦交响乐轮番登场,前几个节目过去之后,阮诗诗心中默数,第四个是宋韵安的表演,大提琴和钢琴的合奏。

看到穿着一身红裙惊艳登场的宋韵安,阮诗诗双眼一亮,忍不住有些激动。

随着一阵流畅的钢琴声传来,宋韵安拉动琴弦,追上音调,两种不同的乐器声混合在一起,互补,碰撞,共同演绎不一样的旋律。

阮诗诗看着台中的宋韵安,此时此刻的她,少了平日里的大大咧咧,多了几分文静和沉稳,却依旧魅力四射。

而一旁,喻以默盯着身侧双眼熠熠生辉的女人,忍不住扯了扯唇角。

分明什么音乐都不懂,却还听得这么认真,但别说,倒是有几分可爱。

他视线下移,这才得空从头到尾打量她一翻。

今天的阮诗诗,和平时似乎不太一样,啧……怎么说呢,有女人味了?

这个想法在喻以默脑海里一闪而过,下一秒,他突然反应过来,抬眼看向阮诗诗左边的男人。

紧接着,他眉头收紧,心头突然沉了下去。

她打扮成这样,难道是因为宋夜安?知道要跟他一起听音乐会,所以才穿成这样,还特意化了妆?

一想到这,喻以默就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头,心头像是堵了什么东西一样相当不快。

在他的印象中,哪怕是之前没离婚之前,她在他面前也不曾这样刻意的打扮过……

这股不悦的情绪从这一刻起,延续至音乐会结束,一直都没有消散。

一个多小时的音乐会结束,众人纷纷有序散席。

阮诗诗正要拿出手机给宋韵安发消息问她在哪时,旁边的宋夜安突然靠过来,轻声道,“诗诗,安安给我发消息,说她在休息室,她让我们去那里找她。”

阮诗诗顿了顿,点了点头,随后又问,“你知道休息室在哪吗?”

宋夜安笑笑,“知道,我带你去。”

旁边的喻以默将两人的话尽收耳底,目光沉冷的看向宋夜安,心底的不快更深了几分。

他紧抿的唇动了动,开口道,“阮诗诗,今天我送你回去。”

阮诗诗闻言,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犹豫的道,“不用了喻总,我还要去找我朋友。”

听到从她口中吐出的这么生硬的称呼,喻以默眉头收紧,身体周遭的气息瞬间冷了下来。

怎么?这么快就跟他划清界限了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