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婉儿眼底闪过了一丝坚决和阴冷,看向对面的叶枫彭,“爸,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听她这么说,叶枫彭面色才缓和了几分,冲她摆了摆手,轻声道,“行了,你心里有数,爸爸也就放心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叶婉儿温顺的点了点头,起身离开,回了房间。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有些不安心,想了想,还是翻出了通讯录,给秦医生发了一则消息,“秦医生,今天多谢配合,钱明天可以到账,关于我的“病情”,改天我们见面谈一谈……”

短信发出去以后,很快,她就收到了回信,和秦医生确定了见面的时间地点之后,她这才暗中松了口气。

只要能得到默哥哥,无论做什么,她都在所不惜!

阮诗诗在重症监护室外面守了一个晚上加一个上午,阮教授才慢慢醒了过来。

医生过来做了检查,这才从监护室里出来。

阮诗诗和刘女士不约而同的迎了上去,询问情况,“医生,情况怎么样?”

“指数还算正常,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不过现在他的身体很虚弱,心脏的状况也不容乐观,需要静养。”

听到医生这么说,阮诗诗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喜是忧,心情顿时复杂了许多。

旁边的刘女士忍不住问,“那什么时候能从重症监护室转出来?”

“今天就可以,家人准备一些日常用品,准备陪床吧,恢复期间还需要再观察。”

刘女士闻声,连忙道,“明白明白,谢谢医生。”

待医生离开,她这才松了口气,抬手拍了拍旁边的阮诗诗,轻声道,“总算可以放心了。”

阮诗诗没那么乐观,但是心头沉重的大石头也轻了一些,她扶着墙,身子有些发软。

昨天一晚上她几乎都没怎么闭眼,一直以来神经都紧绷着,再加上她没什么胃口,也没吃多少东西,以至于她现在看着格外的憔悴。

“诗诗,你回家休息一下吧。”刘女士抬手扶着她,心疼的不得了,“还有你公司那边,你请个假,今天就别去了。”

听到刘女士提起公司,阮诗诗这才猛然间想起来她还没跟公司请假,如果无故旷工太久了,说不定连工作都保不住了!

可是现在,她要挣钱还喻以默的钱,不能没有工作!

她咬了咬牙,看向刘女士问道,“妈,病房里有充电器吗?”

“有,就在床头放着。”

闻言,她立刻赶往病房,给自动关机的手机充电。

打开手机,里面有好几个未接来电,有两个竟然是兰姐打过来的!

阮诗诗心头一紧,也不敢多想,立刻给她拨了回去。

“喂?”

听到那头兰姐的声音,阮诗诗有些紧张,“兰姐,我……”

“不用说了,我听说了,你家里出了点状况,而且上面已经批准了,公司这边的事情你放心,我会安排的。”

兰姐语气和善,竟然没有半点怪罪她的意思。

阮诗诗惊讶的张了张嘴,诧异的说不上话来,片刻后,她才反应过来,连声道,“谢谢兰姐……”

“不用谢,你忙吧,就这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