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韵安娇俏的小脸上表情一变,“和我哥没关系?那你这是……”

阮诗诗深吸一口气,也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跟闺蜜讲起,毕竟她和喻以默的事情,从一开始她都瞒了宋韵安。

“安安,先不说了……”阮诗诗擦擦眼泪,扯出一丝笑容,转移话题,“不是说我们一起去机场接你的吗?你怎么自己回来了?”

宋韵安火急火燎的道,“刚才我哥给我发信息说你出事了在医院,我一下飞机看到消息,二话不说就往这儿赶,你倒是给我说说,究竟是哪个混蛋这样欺负你!”

一旁的宋夜安看阮诗诗面色犯难,也大概猜到了什么,他正了正面色,轻咳道,“安安,我看诗诗也累了,你带她先回你的小公寓休息一下吧,有什么事抽空再说。”

宋韵安一听这话,后知后觉的点了点头,转而看向阮诗诗问道,“那…诗诗,你先去我那里怎么样?”

阮诗诗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道,“好。”

这个时候她才刚找好要租的房子,东西也没来得及搬进去,她又受了伤,也不敢回家去,如今正巧安安回来了,她去她那里先住几天最合适。

宋夜安开车将两人送到宋韵安的单身公寓的小区门口,开口嘱咐道,“如果有什么缺的跟我说一声,我买了给你们送去。”

“不用啦!哥,你先回去吧,我和诗诗有话要说呢!改天再约!”

她怀着满腹疑问,恨不得立刻找阮诗诗问个清楚,可是碍于自己的亲哥还在前面,她只好将所有疑问都重新咽回去。

说着,她推开车门下车,拉着阮诗诗就朝大门口走去。

阮诗诗转头,正巧宋夜安下车送他们,两人四目相对,都勾了勾唇角点头示意。

她心中清楚,她和宋夜安还没有到什么事情都告诉他的那一步。

相比之下,她更愿意和自己的亲闺蜜诉说一下。

察觉到阮诗诗的目光,宋韵安啧啧的打趣道,“哎呀别看了!再看你就别跟我走了,直接跟我哥回家吧!”

阮诗诗又气又笑,“安安,别乱说。”

她和宋夜安现在充其量就是朋友,还没有发展到其他的关系。

“行了,不逗你了!”宋韵安表情收了收,突然严肃了许多,伸出手拉着她没有受伤的左手,语气颇为认真,“阮诗诗,我知道,你有事情瞒着我!”

他们都认识了这么多年,阮诗诗一个表情她都能猜出是什么意思来。

“我确实有事情…瞒着你。”阮诗诗心中愧疚,“等回去了再说。”

这个单身小公寓就在市中心附近,是之前宋韵安为了逃避相亲,跟宋家老爷子吵了一架离家出走的时候买下来住的,后来她出国,这房子也一直留着,前几天宋夜安刚刚保洁阿姨来打扫了一下,顺便把冰箱塞满了,她一进去直接就能住。

到了公寓,宋韵安奔放的把脚上的高跟鞋一甩,拿了两瓶果汁,一头栽进沙发里,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说吧,阮诗诗,你究竟背着我做了什么?”

阮诗诗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平缓心情,“这……还要从刘女士催我去相亲讲起……”

她开口娓娓道来,旁边宋韵安像是听故事一样,表情有了好几个大转弯,听到她和喻以默领证时,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了。

“阮诗诗,你领证了竟然也不告诉我!啊!”

看宋韵安这个反应,阮诗诗无奈的扯了扯唇角,“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

“然后呢?快跟我说然后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