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咖啡馆里,难得一片寂静。

阮诗诗低着头,紧张的搅拌着面前的咖啡。

气氛一度陷入了尴尬凝固的状态。

“第一次相亲?”

男人在落座后的半分钟,声音淡淡问道。

他的气场过于强大,仅是一句简单的疑问句,便让阮诗诗更加紧张了。

今天是阮诗诗平生第一次相亲,在老妈威逼利诱下,她不情不愿的来到了与人事先约好的咖啡馆,找到了指定的座位。

原本想着今天就是走个过场,谁知落座的男人,竟然是喻氏集团的执行总裁喻以默。

一个跺跺脚,江州城都要抖三抖的男人!

最要命的,阮诗诗就在喻氏集团工作,她是行政部的一个小文员。

像喻以默这样的大人物,自然是不会认识她的,但阮诗诗想假装不认识就太难了。

于是她紧张到说话结结巴巴,“是,第,第一次……”

喻以默清冷的目光,在阮诗诗身上来回看了遍,继续问道,“大学毕业了吗?”

“毕业了。”阮诗诗不自觉咽了下口水补充说道,“毕业两年了。”

听到回答,喻以默沉默了下,好看的皮囊上不见任何情绪,风轻云淡。

可阮诗诗的内心却是动荡不安,她一边想着老妈是拜了什么神仙,弄到了这么个顶级相亲对象,另一边,她在想喻以默是不是坐错位置了?

还是说自己坐错了?

眼角余光瞟了瞟桌上的号码牌,确实是18号。

“那个……您是不是找错位置了?”阮诗诗斗胆说道。

“户口本带了吗?”喻以默说。

两人同时开了口,也同时戛然而止。

阮诗诗听了喻以默的话,震惊的抬起了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